古代中国为何少玻璃从古代中国抵达欧洲的书简十八世纪欧洲掀起“中国热”,当时的欧洲人有多爱中国??

饭店女老板资助一落魄青年,20年后重逢,对方已经是兵团司令

70多年前,那个冒死为新四军送1万两黄金的少年,最后结局如何?
给“大学”下定义—清华老校长梅贻琦
程庸:中国的外销瓷与欧洲的瓷业间谍

位于上海市中心茂名路的锦江饭店享誉国内外,已有将近百年的历史。饭店的创办人董竹君广为人知,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杰出女性。

锦江饭店

董竹君出身贫寒,曾被抵押青楼,以卖唱为生;后成为督军夫人,赴日留学;因家庭变故离婚后,她独自抚养四个孩子和老人,在战乱中创业;十几年间命运逆转,跻身上海滩富豪。

上世纪30年代,锦江饭店的前身锦江菜馆在十里洋场非常有名,生意火爆,上海滩的帮派大佬黄金荣、杜月笙和张啸林都是那里的常客。

更令人钦佩的是,董竹君并不爱财,后来把所有资产都捐给了国家。在这之前,她已经为革命事业付出了许多。

年轻时的董竹君

刚到上海发展的时候,董竹君曾经资助过一个穷困潦倒的年轻人。这个人对她的恩惠念念不忘,20年后,他以解放军兵团司令的身份与董竹君重逢,向对方表达了感激之情。这个人就是宋时轮将军。

由于董竹君思想进步,同情革命,她和宋时轮将军的交集并不奇怪。

宋时轮生于1907年,湖南醴陵人,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,次年入党。后来的广州“四一五”惨案中,宋时轮被国民党抓捕入狱。

宋时轮

1929年,由于宋时轮的身份还未暴露,经人担保获释,开始了“千里走单骑”寻找组织的艰辛旅程。当时董竹君已经离婚了,刚从四川前往上海发展。

宋时轮起初去了香港,等待与组织取得联系。但他先遇到了一个黄埔军校的同学,非要拉他一起去广西投奔张发奎的部队。同学并不知道他的身份,他担心节外生枝,赶紧离开香港去了上海。

可是宋时轮孤身一人,在上海无亲无故,一时间找不到组织。过没多久,路费也花光了,陷入困境。但他认为一定能在上海找到组织,不愿意离开。他只好给一家小报写稿件,勉强糊口,继续等待。

董竹君

期间,宋时轮遇见了几个在广州的狱友。狱友李堂萼想帮他一把,就以他哥哥的名义写了一封介绍信,让宋时轮带着信去找董竹君。

据一些资料记载,当时董竹君已经在上海开了“锦江茶室”和“锦江菜馆”。另一些资料则显示,她当时还没有做餐饮生意,而是正在筹备纱管厂,还为此典当了首饰。不管怎样,宋时轮见到了她。

据董竹君回忆说,当时宋时轮衣衫破旧,很瘦弱,像久病初愈。董竹君一看介绍信,赶紧把他请到了楼上。

宋时轮

原来,李堂萼是个地下党,董竹君曾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申请入党,认识了对方。董竹君得知宋时轮的处境,立即取来一笔现款交给他。宋时轮点头道谢,然后两人就握手作别了。

为了双方的安全着想,董竹君不敢出门相送,站在窗边目送对方离去,看到他身后没人盯梢,这才松了口气。

董竹君在上海的生意风生水起的时候,宋时轮也几经辗转找到了组织,并带着自己组建的一支游击队加入了红军,好比鱼儿回到了大海。

董竹君没想到,20年后,她和宋时轮又见面了。当年的落魄小伙已经是解放军三野第9兵团司令员,并兼任淞沪警备区司令员。那时候董竹君已经听从我党安排,把锦江茶室和菜馆合并,创办了锦江饭店,以便招待外宾。

董竹君(中)

1950年初,董竹君有一次与李克农等人会面,中间宋时轮也来了。他对阔别多年的恩人说,“董先生,在我困难的时候,你曾对我有过很大的帮助,还记得吗?我今天主动到这里来,就是来向你表示感谢的。”

宋时轮尊称董竹君为先生,不仅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帮助,更重要的是,董竹君利用其特殊的身份,多年来掩护和救助了很多我党成员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1945年,董竹君根据我党的指示,创办了一家秘密印刷所,出版宣传品之类。董竹君先后买下了上海的两家印务所,花费不菲。1946年购入第二家印务所时,她一次性拿出了30两黄金。后来她更是把饭店多年赚来的十几万美元全部捐给了国家。

董竹君(左)和解放军将领

董竹君面对宋时轮的道谢,稍稍一愣,就想起了20年前的往事,赶紧说,“记得,记得,但说不上是什么大的帮助。”

事实上,当年她交给宋时轮的款项不小,宋时轮不但解决了燃眉之急,还用这笔钱在湖南和江西边区组建了一支游击队,后来才加入了红六军,上井冈山。因此宋时轮一直记着董竹君的恩情。

在上海再次见面后,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长期保持着联系。宋时轮奔赴朝鲜作战之前,还送给董竹君一把战场上缴获的日军指挥刀作为纪念。

1955年,宋时轮被授予上将军衔。他和董竹君的友谊传为美谈,持续了40年,直到1991年宋时轮在上海去世。宋时轮比董竹君小七岁。年过九旬的董竹君听到噩耗,含泪写了一首诗悼念故友。

1997年,与世纪同龄的董竹君安然离世,享年97岁。

参考资料:董竹君《我的一个世纪》

责任编辑:古代中国为何少玻璃